海南飞鱼开奖视频|海南飞鱼彩票代理
首頁 > 要聞 >

安陽縣一建筑商當老賴欠賬20多萬元5年不還 法院判決遭質疑

2017-06-20 10:07:09 中國法制新聞網

用假證據判決 同一房屋兩種執法 非法拘押人 凍結銀行卡 導致19歲癌癥兒子病危

河南省安陽縣法院民庭執行庭把一樁普通經濟糾紛案件辦成冤假錯案 往死里整這一家人

上級領導,職能執紀執法部門領導:

河南省安陽市安陽縣法院民庭法官趙向明,執行庭法官黃兆蘭、劉長治等不做深入調查,偏聽偏信,單方面采信假證據,枉法判決,繼而又小題大做,非人性化執法,非法拘押受害人,封凍銀行卡,掐斷醫藥費來源,導致受害人19歲兒子癌癥病情惡化,生命垂危。

一樁20萬元的債權債務案件,一樁建筑商賴賬不還引起的普通民事經濟糾紛案件,經過這些“不良”法官的違法、昧良心和非人性判決處理,導致了這樣的惡果:褻瀆了法律的客觀公正和神圣,敗壞了法院和法官的名聲,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的影響,給受害人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請上級領導本著實事求是,客觀公正,依法依規依紀精神,對上述法官的違法違紀違規行為進行調查處理。不要再讓他們拿著法律當泥蛋捏,隨意判決,芝麻變成西瓜,隨意執行,草菅人命,坑害百姓了。

一,事件起因:建筑商當老賴:欠賬20多萬元5年不還

先說這位建筑商吧。他叫楊建軍,50來歲。家住安陽縣都里鄉東水村東街361號。他的合法愛人叫楊海英。2011年,楊建軍領著一群人建設銅冶鎮東積善小學時,因為經濟緊張,從2011年開始,他就先后向生意上的好朋友陳志平借了23000元和155920元錢,陳志平家住安陽縣銅冶鎮東街村。按照法定利息,根據法院的裁定,截止到2017年5月3日法院判決的日期,應該是連本帶利總共欠陳志平201300元,一直沒有歸還。在數年期間,很自然的是,作為借款人陳志平經常去向楊建軍討賬要款。后來,催要的緊了,楊建軍于2014年1月1日再次給陳志平寫了借條,并保證一年內還清。2014年5月14日,楊建軍給陳志平寫了還款協議書。協議書上保證歸還總欠款中的16萬元,還款程序是,6月15日還款5萬元,8月15日還款6萬元,11月30日還款5萬元。如果到時還不了這16萬元,就拿自家位于安陽縣銅冶鎮東街小區2號樓東單元二層西戶房屋做抵押,辦理手續。由陳志平自由處置。村支書、村主任李海軍、桑日明、及其他副書記副主任李建兵、李清亮親自簽字作證,還加蓋了公章。

需要說明的是,楊建軍所說的這處房產,就是他為村里建的小區房。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商品房,嚴格意義上說是小產權房。

后來,上面所說的楊建軍欠款,同時也在安陽縣法院的民事判決書里得到了印證。(安陽縣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豫0522初222號、2017豫0522民初707號)

簽訂還款協議后,轉眼到了2015年2月,楊建軍并沒有履行協議,協議到期時一分錢也沒有歸還。陳志平認為,你楊建軍既然寫了保證,又簽了協議,村里的當家人還做了保證和證明,就要執行啊。于是,他在2015年2月26日就按照協議,住進了楊建軍的這套房屋。到了4月份,由于楊建軍和他愛人楊海英兩人的老母親也搬進了這套房屋,這種行為當然是一種攪局做法。陳志平就不在繼續在這套房屋里居住了,只留下空調、電視機、飲水機、沙發、床等基本生活設施。

按照一般道理來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欠人家的錢5年不還,還寫了白紙黑字的保證書及還款協議,又有村干部作證,到了期限,就應該乖乖的把房子交給人家,這就算是講誠信吧。但是,我們善良人的想法往往被殘酷的大賴橫行核心價值觀扭曲的現實所擊碎!事情的發展大相徑庭!令人瞠目結舌,大吃一驚。

二,風云突變,“大賴”媳婦反戈一擊,法官取信假證據,借款人遭了大秧。

轉眼間,時光到了2016年8月,欠款人楊建軍的愛人楊海英一紙訴狀,把陳志平告上法庭,安陽縣法院民庭法官趙向明審理了這個案件。楊海英的訴求很簡單:這套房屋是我的名字,有與村委會簽訂的購房合同,還有交款手續,你楊建軍向陳志平借款并以這套房屋作抵押,我作為楊建軍的愛人壓根就不知道。現在,陳志平竟然拿著這欠款條和張協議公然侵占了我的房屋并把家電家具放在我的家里,這是私闖民宅,是侵害了我的合法權益。所以,她要求法官判決陳志平把這些家具家電從我的房屋里搬走,同時賠償經濟損失費2萬元等。

看看吧,欠款有理,賴賬無罪。借款人成了被告。陳志平自然要應訴。打官司,就是打證據。于是,這位善良的農民用實誠的心去尋找證據。他拿給法官的證據有,楊海英丈夫楊建軍親手寫的欠條,雙方簽訂的還款協議書,村委會出具的有關證明信,有欠款協議證明信,有否定楊海英提交給法庭的能夠證明楊海英房產的收據和與村里簽訂的購房合同等。證明信上有村委會領導的簽名,信上說,村里根本就沒有與楊海英簽訂什么購房合同,也沒有開具收據之類的收款條子,更沒有批準任何外村人來這里購買房屋。而且,這棟房子村里沒有和包括本村村民在內的任何購房戶簽訂合同。再說,楊海英給法官提供的所謂購房合同上只有公章,沒有任何人的簽字。與村委會的證明兩下比較,充分說明,楊海英向法官出具的證據是假的。這里還有一個背景是,這棟 套的小區住宅樓就是楊建軍自己建設的。是用來給東街村人購買和居住的,按照國家的有關法律和政策,不經村里同意和批準,任何外村人是不允許購買這棟住宅樓的。陳志平是東里鄉東水村人,就不具備購買這套房屋的資格。退一萬步說,即便是這房子是楊海英的合法財產,也應該有她丈夫的一半吧。或者說在楊建軍楊海英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你楊海英也有義務和責任來償還你丈夫的一半欠款吧。即便是你的名下房產,也應該有楊建軍的半壁房屋吧。

上面說的都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世真理和中國人的民俗良知。可是,我們可愛的法官卻采納了楊海英提供的所謂合同和收據等村里不承認的所謂證據,據不采納陳志平提供的真實證據,認定這套房子是楊海英的。也相信了楊海英不知道她丈夫用這套房子作抵押的保證。真是天大的笑話,丈夫欠債,債主討要了數年,簽訂合同村里人傳的沸沸揚揚,作為白天吃的一鍋飯,晚上睡得一張床的媳婦竟然謊稱說不知道?真是令人笑的肚疼。可是,我們掌握法律天平和洞察民情的趙法官居然相信了,而且用法律語言來證明他的判決是正確的,就是這句話:共同共有人以其共有財產設定抵押,未經其他共有人的同意,抵押無效,所以,這位趙向明法官就以此為法律依據,判定楊建軍用這套房產作抵押無效,也就是說,法官判定這套房產是楊海英和楊建軍的房產,所依,你借款人就不應該住進來和放置家電家具,你要迅速搬走,否則就是違法。當我們提出,要求趙法官去向村委會和村民調查時,被法官否定,更為令人感到痛心的是,當陳志平上訴到安陽中院時,那個庭長剛開始時也和我們善良的人一樣的看法,說安陽法院這種判決太不像話了,可是,到了判決時,卻給了個維持原判的結果,引用的法律條款和安陽縣法院的一模一樣。

這是什么原因?這里邊有什么貓膩?為什么法官不愿意去村里找村干部和群眾調查?坐在辦公室里憑著幾張殘缺不全的假合同就拍板定案了?答案只有一個:楊建軍是建筑商,是個土豪,手里有錢!

各位領導,想必大家已經看到,楊海英是不是這套房子的主人,也就是這套房子合法不合法成為了焦點。作為安陽縣法院的趙向明法官和安陽中院的法官都認為這套房子是楊海英的合法房產。可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我們把楊建軍欠我們的20多萬元錢的債權債務起訴到安陽縣法院民庭時,民庭也判決我們贏了,于是,我們就申請執行庭去執行楊海英和楊建軍的這套房產,執行庭的法官 居然說這套房產是小產權房,沒有法律上的房產證,我們不能去執行。這就奇了怪了,當楊海英出具假證據時,你們法官就采納并認為是合法財產,當我們贏了官司,要求你們去執行同一套房產時,你們就以這套房產是小產權房而不能執行。法律和認識在你們法官眼里是不是泥蛋蛋,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愿怎么判就怎么判?想怎么認識就怎么認識?

三,瘋狂迫害:民庭用假證據判決,執行庭“乘勢而上”要整死這一家人

既然,民庭的法官趙向明判決這套房子是楊海英的,那陳志平放在人家屋里的家居家電就是違法了,于是,2017 年5 月 12日,楊海英就申請執行。執行庭格外重視。法官黃蘭兆、劉長治等人開著幾輛警車,浩浩蕩蕩的來到楊海英的房子前,并找到債權人陳志平,對他說,你把房子里的家居全部搬走,陳志平說,她一家欠我的20多萬元錢怎么還?說好的用這套房屋抵押啊。他不還錢,我就不搬走家居。話剛說完,執行庭的上述幾位法官大人不論分說,就把陳志平拉上了警車,隨著警笛的尖叫聲,在沒有辦理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法官就把陳張志平關進了縣拘留所亦或是看守所。家人們聞訊后找到執行庭的這些法官,詢問你們抓人為什么不辦理手續,不履行告知的法律程序,他們說,不需要。家屬詢問你們將人關到了哪里,法官說,不需要告訴你。并且惡狠狠的說,如果你們不把東西搬走,就就不是拘押的問題,還要判陳志平幾年徒刑。直到現在,家人仍然不知道陳志平的蹤影和死活。

然而,執行庭的法官對于陳志平一家的迫害還不止這些。我們有一個唯一的兒子叫陳林利,去年下半年的一天,他身體不舒服,到醫院做了檢查,查出得了睪丸癌,到了中后期,幾個月光景,我家不僅花光了所有的積蓄,還向所有的親戚朋友借遍了錢,給他治病,我家先后花費了30多萬元僅能維持病情。就在安陽縣法院的執行庭法官們去執行的前幾天,我剛剛跑到外地借了18000元,存在農行卡里,(卡號是6228481359511445875持卡人是吳金娥)準備給安陽市的一家醫院交進一步治療的醫療費。月 日,當我拿著這張家里唯一存有現金的銀行卡到醫院交錢時,卻驀然發現,卡被人凍結了,一分錢也取不出來。后來,我經過多方面找銀行打聽,才知道,這張卡被執行庭凍結了,原因竟然是執行庭要通過抓人和凍結銀行卡,逼迫我們把存放在楊海英房子里的那些家具家電搬走。我的天啊。我的那些家具家電都是陳年古代的老古董,充其量也就是值個三兩千塊錢,你執行庭的法官就這樣慘無人道,為了達到楊海英的目的,你們緊密配合,高度重視,過分執法,把人抓走,還凍結我家給孩子看病的銀行卡?即便是舊社會半道拿著砍刀劫路的刀客也要給被劫者留下點路費,不至于餓死啊。就因為這三兩千塊錢的舊東西放在寬大的房子里,你就要把我們家趕盡殺絕?

現在,我的兒子,年僅19歲的兒子還躺在安陽市的一家醫院里,等待著家里給他湊錢繼續治療。5月19日晚上,當我和幾個親友跑到鄭州給孩子借錢時,醫院打來電話,告訴我,說我的孩子因為沒有錢耽誤了最佳的時機,病情又加重了。讓我們趕緊回來。無奈,我這幾天只好準備把我的住宅和女兒女婿家的房產變賣掉,救我的兒子。要知道,我也是重度糖尿病人,法官用各種手段,利用手中的執法權瘋狂“執法”’欲加之詞,何患無窮?欲加之罪,何患沒有?

四,心底呼喚:幾點基本渴求。

懇望上級領導,政法機關等有關部門領導能夠體察下情,站在客觀公正和實事求是的立場上,站在黨紀國法的立場上,站在人性和良心的立場上關注和督促安陽市和安陽縣法院改正和糾正上述法官的不正確判決和過火過度使用法律,瘋狂的迫害我們一家人的做法。我們的基本要求是:

趙向明偏聽偏信,采用假證據做出的違背事實的判決予以糾正,楊海英所謂的不知道她丈夫借錢和抵押這套房子是假的。你沒有事實可以證明你不知道。應追究楊海英的假手續是哪里來的,刨根追源,給與有關人員嚴肅處理。

執行庭的黃蘭兆劉長治等人小題大做,把芝麻案件變成西瓜案件,依仗執法的公權,瘋狂執法,不計后果,給我們家帶來滅頂之災,應該承擔由此造成的嚴重后果:給與黨政紀處理外,撤銷法官的稱號和行政職務,調離執行工作崗位,給受害者賠禮道歉,賠償因為他們違法執法造成的經濟損失。

無條件釋放我的丈夫陳志平,并賠禮道歉,給與賠償。

迅速解凍我家的銀行卡,并賠償因違法凍結銀行卡造成我兒子無法治療的費用10萬元。

法院已經判決楊建軍欠我的20多萬元錢應該限期歸還,(安陽縣法院民事判決書2017豫0522民初707)我們也提出了執行申請。請法院執行已經判決生效的判決書,將楊建軍拖欠我的20多萬元欠款執行到位。不管是還款還是用他的財產抵押均可以。不要再讓不講誠信的欠賬大賴以不良法官為避風港,躲避債務了。法院天天與百姓打交道,應該用實際行動來貫徹和執行及體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讓百姓從法官受理判決執行中感受到共產黨的偉大,政府的公正廉明。附有關部分證據。因為判決書較多,所以,只能提供判決書號。敬請諒解

河南省安陽市安陽縣銅冶鎮東街村 吳金娥 身份證410522196501170622: 電話:15090016488 13837214275

2017年5月22日

相關推薦

海南飞鱼开奖视频 时时彩的合值是什么 ag平台出租 彩票计划最准的app 广东省11选5杀号专家 怎么看主力资金流向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天津福利时时彩票开奖 炸金花游戏下载赢钱 时时彩全天计划宝典 足彩竞彩直播